4.1分的《导演请指教》,指教了啥?

浏览次数: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日期:2022-01-04
html模版4.1分的《导演请指教》,指教了啥?

时光编辑部 | 隐饮

用电影治愈生活。

《导演请指教》这档腾讯视频的综艺,上周播到了第三期。

开播之初,这节目浓浓的火药味,就成功吸引了时光君的关注。

当时,我们详细地聊了争议最大的导演毕志飞,还有他带来的《新小城之春》。

如今,纷纷扰扰的争议声稍稍退潮,时光君想冷静分析一下。

这档综艺被骂到评分跌至4.1分,到底冤不冤?

他们需要扶持吗?

《导演请指教》最初打在海报上的节目定位,是“年度导演扶持计划”。

节目的核心人物,是16名涵盖不同背景的新人导演。

此外,节目组请来王晶、方励、陈祉希、郝蕾组成制片人团队,还有惠英红、胡杏儿、杨千?等专业演员助演,再加上50位专业评审,和200位观众组成的大众评审团。

猛一看,阵仗够大,再定睛一看,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

这些导演,他们真的需要扶持吗?

比如有从小耳濡目染,身边资源无数,初试身手就有高人相助的圈内“二代”们。

王文也,华谊总裁王中磊的掌上明珠,她申请大学的短片都是井柏然演的。

宁元元,父亲是著名导演张元,她6岁就演过《看上去很美》,母亲宁岱是编剧,小姨宁瀛同样是业内知名的导演。

比如一个又一个的跨界导演,手握无数圈内资源。

比如早已拍过N部烂片的包贝尔,他虽然才华一般,但圈内的朋友也算不少。

比如韩雪,一开口就说她请来了张艺谋的御用摄影师赵小丁,还有韩红来给自己的片子做摄影和配乐。

比如蔡康永这样的主持界的老江湖,去别的综艺节目,都是稳坐在导师席的,如今也来凑热闹。

还有像毕志飞这样,早已被网友盖章为“烂片之王”的争议人物。

这些话题导演,他们既不缺钱,也不缺资源和人脉,这个节目对他们来说只是锦上添花。

而那些真正有才华,需要扶持但缺乏机会的年轻导演,冒头的机会反而越来越少。

这是行业“扶持”最为讽刺的地方,也是行业的可悲之处。

从节目赛制上来说,更放大了这种本就存在的巨大差异。

以导演曾赠为例,她是宁浩“坏猴子计划”的签约导演,她的首部电影长片《云水》,还曾经入围过荷兰鹿特丹国际电影节。

曾赠的短片《爱情》后面赢得了不少好评,然而她在选角时,甚至面临没有演员选择的窘境。

学院派导演相国强搭的是“草台班子”,群演不够,剧组工作人员来凑,而和他同台PK的包贝尔,作品的演职人员,甚至多到需要排成两列才能写得下。

吴镇宇甚至放话说,“导演是最不需要专业技能的”。

确实,编剧、摄影、灯光他都不需要多懂,只要在导演一栏挂上自己的名字,总会有人帮他做好。

在这种极短创作时间的挑战下,资源丰富的导演无疑更占优势,需要扶持的新锐导演则更捉襟见肘。

导演请辩解

有人说,《导演请指教》不如改叫“导演请辩解”好了。

这是一档以导演为主角的节目,但焦点却在各方的唇枪舌剑上。

越是有骂声的地方,就越是有流量。

导演们辩解得越着急,嘉宾们撕扯得越激烈,网友们的反应越热烈。

这是综艺节目的“黑红”密码。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档节目展现了光怪陆离的电影圈众生相。

甚至这个节目本身,就像是一场特定群体的内部表演秀。

从参赛导演、制片人、专业评审、大众评审、演员,再到节目的策划者,多种角色,各司其职。

制片人是“和稀泥”的,专业鉴影组里的专家教授,是高高在上负责“掉书袋”的,而影评人是负责“承担炮火”和讲一部分真话的。

大众评审是盲从的大多数,演员则是被动的助攻者。

至于看似是主角的参赛导演,不过是站在舞台中间的工具人。

节目的策划者,尊龙d88最新登录地址,才是操纵这一切的终极boss。

节目组的立场很简单,要有话题,要有讨论度,要有浏览量,要做爆款。

至于扶持新导演和振兴电影行业,那只是说说漂亮话罢了,谁会当真呢?

不妨看看从《演员请就位》到《导演请指教》一直延续的嘉宾李诚儒。

他坚持着耿直和毒舌的人设,一如既往地不留情面。他的身上,一直都有节目组最想要的东西。

如果找几个说话客客气气的老前辈来当评委,既不敢得罪演员,也不敢得罪网友,温温吞吞的点评,哪里能上的了热搜呢?

我们再来看看,导演们具体都是怎么辩解的。

第一期节目里,毕志飞导演,就被骂哭了。

他承受着各个方面的“炮火”。专业影评人责怪他没学好中国电影史,还有人质疑他对费穆的东方美学的理解。

李诚儒甚至上纲上线说,“如果把一个红模子描得基本像,请问这个作品是你的吗?”

毕志飞被骂到红了眼圈,直说“我不接受,我不同意。”

强冲突的节目效果,瞬间有了。

再来看看蔡康永,他成熟圆滑的应对之道。

一开始他就看透了“导演请辩解”的幕后秘密,“你越回,他们越斗,你在课堂上和老师顶嘴,曾经有过好下场吗?”

蔡康永是少见的面对质疑,并没有正面辩解的导演。

他爽快地承认了影评人提出的不足之处,语气谦恭诚恳。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,影评人几乎拿蔡康永都没有什么办法了。

包贝尔的回应,和蔡康永有异曲同工之妙,我都买了教授您的网课了,您还能说啥?

再看看王文也的稚嫩和傲慢。

她拍摄的短片《我的外星女儿》乏善可陈,几乎看到一半就能猜到结尾,煽情有余,深度不够。

除了郝蕾指出了她作品的视听语言缺陷之外,其他的制片人,评价都相当客气,也不乏溢美之词。

没办法,谁能不给华谊老板王中磊几分薄面呢?

只有影评人戳破了她作品的悬浮,短片中一对父女为了看病四处借债,却能住得起单人病房,去得起豪华餐厅,这是一个不会发生在真实中国的故事。

王文也承认根本没有去医院观察过生活,但并不认同影评人的观点,“我只是不想把故事搞得很苦情。”

“导演请辩解”这场大戏,徐徐拉开,好不热闹。

但时光君想问,导演们为什么需要辩解这么多?

作为导演,最好的回答,难道不是他们的作品吗?

观众至上VS流量为王

说来说去,像《导演请指教》这类综艺节目,满足了导演、演员在“空窗期”时的曝光要求,其实是影视寒冬下的某种无奈之举。

当导演没有项目可拍的时候,上上综艺有点曝光总是好的,有曝光就意味着有机会。

几年前的演员类综艺遍地开花,《演技派》《演员的品格》没了下文,《演员的诞生》改版成《我就是演员》后口碑猛跌,《演员请就位》导师有负面新闻,改成了如今的《导演请指教》。

综艺年年都有,但好演员、好导演的春天来了吗?

恐怕未必。

秉承着“流量为王”的综艺,确实博取了大众的眼球,但对电影行业来说,根本谈不上真正的帮助。

另外在节目中,还有一个槽点,时光君不吐不快。

那就是“观众票数低于120票就停播”的赛制。

梁龙的短片《疯狂的外星人》被叫停后,他无奈地说,“一个没有播完,观众没有看完的作品,是没有意义评价的。”

事实证明,这部短片虽然有点“故作高深”,但必须要看到结尾处,才能更好地明白导演的意图。

这引出了一个话题,一部电影是否需要让观众看懂?

如果观众在现场没有看懂,是否意味着这部电影,就是不成功的?

或者说,只要观众看不懂,那一部片就没有必要,也没有权利被放完。

尊重观众,当然是所有导演都应该铭记于心的基本原则。

这一点,再怎么强调,都不足为过。

但这不等同于,导演要在创作之初,就要学习去讨好观众,就要开始对市场下跪,就要忘了创作的初心。

或者,一部电影作品至少我们应该先看完,再发表意见,这是对创作者最基本的尊重。

此处应该祭出李安导演的名言,“我看不懂,但我大受震撼。”

在历史上,有很多观众看不懂的影片,同样可以是传世佳作,那份震撼感,就是杰作的魅力。

在最新一期的节目里,蔡康永说:“电影已经到了一个要跟短视频竞争的时代了”。

他发现“现在的年轻人对于电影的了解,更多是通过短视频,通过‘3分钟看电影’,这次来节目的原因也是要学习短片,因为电影逃不掉会变短。”

在碎片化短视频的时代,人们的耐心越来越差。

不仅仅是电影,综艺也一样,有多少人能看完一整期3个小时的节目呢?

大部分人看的,同样是那些“出圈”的上热搜的,3分钟的精华片段罢了。

在流量为王的当下,谁最快吸引了注意力,谁就是胜利者。

放下手机,去影院看一场2小时的好电影,这种纯粹的、幸福的影迷体验,变得越来越稀少了。

-END-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 

Copyright 2017 凯时app All Rights Reserved